2020 年 12 月 2 日, 0 Comments

道場已經結束,蘇陽的還魂復活,已經成了定局。因爲道場一開,冥界中已經知道了蘇陽還魂之事,陸錦龍玩忽職守之罪,也就同時暴露了。

被放開以後的敖東,傻傻地看着葉知秋,欲哭無淚。

半晌,敖東才扯去頭上的花褲衩,騎上自己的電動車,歪歪扭扭而去。

蘇家上下,對葉知秋感恩戴德,中午準備了豐盛的酒席,慶祝蘇陽的還魂復活,也感謝葉知秋的再生之恩。

葉知秋也勞累了一天,坐下來大吃大喝,毫不客氣。

蘇大嫂問道:“大師,蘇陽以後,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?”

“七日之後,百無禁忌。目前這幾天,蘇陽不可單獨外出,天黑就進臥室,不要出門。有條件的話,每晚安排四個壯年男子陪伴,那就更加萬無一失。”葉知秋說道。

事已至此,紅毛大鬼是不敢強行拘走蘇陽魂魄的,以爲葉知秋已經開了道場,宣佈了蘇陽的還魂復活。

如果陸錦龍強行帶着蘇陽的魂魄,那就屬於故意殺人了。

但是陸錦龍可能會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,利用其他方式,來嚇唬蘇陽,讓他自己出魂。

所以,葉知秋提前做好安排。

柳煙吃的很少,看看時間差不多了,就催促葉知秋動身。

葉知秋點點頭,告辭蘇家,跟柳煙一起前往港州大學。

蘇家的人不敢怠慢,捧出了一紮現金,一共是五萬塊,算是感謝費。

葉知秋也不客氣,照收不誤。

五萬塊買一條人命,這已經是很便宜了。如果葉知秋事先開價一百萬,蘇家也是一口答應。

不過對於葉知秋來說,這次的目的,主要是爲了對付陸錦龍,掙錢只是順帶,所以蘇家給多少,都無所謂。

上車以後,葉知秋把五萬塊交給柳煙,討好地說道:“柳煙,這五萬塊,我就交公給你了……”

柳煙更不客氣,直接收了:“行,以後用錢的地方還多着,我先幫你存着。”

回到港州大學,已經是下午兩點。

外面小哥敖東正站在學校門前,左右打量,等待葉知秋。

按照約定,敖東今天中午,要拿回自己的幽冥通寶。

葉知秋帶着柳煙走過去,將幽冥通寶交還,笑道:“敖東,上午在油坊裏,你的綠帽子很時尚啊,那大媽的原味大褲衩套在你頭上,兩角耷拉下來,還有點兔女郎的風範……”

敖東接過自己的幽冥通寶,哭喪着臉說道:“大哥,求求你別鬧了……我老大陸判官,特意讓我來請你,今晚九點,在城隍陰宅一敘。”

孫子,現在知道請我了呀?

葉知秋哈哈一笑,說道:“陸判官請我?哎呦呦……這真是好大的面子啊!不過麻煩你轉告一下,我最近很忙,沒時間閒聊。你讓陸判官等着,等我哪天有時間了,請他喝酒。”

說罷,葉知秋扯着柳煙就走。

“大哥,給個面子啊!”敖東在身後大叫。

但是葉知秋頭也不回,拉着柳煙,重新回到了轎車上。

柳煙拿着車鑰匙,問道:“陸錦龍要請你敘話,什麼意思?”

“求我唄,還能什麼意思?”葉知秋哈哈一笑,說道:

“走吧柳煙,我們先回雙樓裏,到了晚上,陸錦龍一定會登門拜訪,低聲下氣,跟我商量蘇陽的事。在冥界那邊,他想把蘇陽的事圓過去,還要我幫忙。”

柳煙還是不甚明白,打火開車,準備返回雙樓裏。一天沒看到姐姐,柳煙心裏不踏實。

可是,就在轎車啓動的瞬間,倒車鏡裏,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影,正是那天在圖書館裏遇到的詭異中年人!

與此同時,葉知秋在副駕駛一側的倒車鏡裏,也看見了那個中年人的詭影!

一個人,同時出現在轎車兩側的倒車鏡裏,正在向葉知秋和柳煙詭笑!

“是他!”葉知秋和柳煙同時變色,各自打開車門,跳出車外,回頭查看。

可是,那個人再次消失了,無影無蹤。

葉知秋以爲他躲在了車後,但是仔細搜索一番,還是不見蹤影。

重新上車,柳煙緩緩駕車出發,一邊說道:“這傢伙行蹤詭祕,究竟要幹什麼?”

葉知秋也頭大,摸着下巴說道:“他居然可以分身,白日現形,這修爲很高啊。我看他的道行,應該還在陸錦龍之上。 平淡愛情纔是真 如果他對我們不利,將是我們很棘手的對頭。”

柳煙點頭,說道:“目前沒看到他對我們有什麼惡意行動,但是他這樣神出鬼沒,似乎的確是在關注我們……這,讓我有點心理陰影了。”

葉知秋想了想,忽然說道:“或許今天晚上,我就知道這個傢伙的來路了。”「第一更」 “現在毫無頭緒,晚上卻能知道,這是什麼邏輯?”柳煙一愣。

葉知秋點點頭,說道:“晚上,那個陸錦龍肯定要找我,我跟他打聽一下,或許他知道這個鬼東西的來路。陸錦龍是巡夜鬼差,消息比我們靈通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柳煙點點頭,繼續開車。

回到雙樓裏,是下午三點半。

柳煙停好車,跟葉知秋一起下地宮,去看姐姐柳雪。

柳雪的臉上,今天沒有笑容,卻反而有些淡淡的憂傷。

葉知秋看着柳雪,對柳煙說道:“柳煙,你姐姐似乎有些不開心……”

“可能是因爲我們昨晚沒有回來,姐姐生氣了吧。自從她昏睡以後,我幾乎每天晚上,都陪在她身邊的。”柳煙俯身,摩挲着姐姐的臉龐。

葉知秋點點頭,說道:“以後還是晚上留在家裏吧,那個神祕人……我擔心他會追蹤到這裏來,對雪兒不利。 偷來的果實 以他的道行,我岳父和許兆麟,恐怕擋不住。”

柳煙直起腰,卻說道:“姐姐的安全,其實不用過分擔心。”

“爲什麼?難道你老爸很厲害,能夠確保你姐姐萬無一失?”葉知秋有些不明白。

柳煙卻微微一笑:“姐姐本身就有自衛的能力……好比那晚的百鬼夜行,就算我們守不住地宮,姐姐也會安然無恙的。”

“什麼?雪兒睡在這裏不能行動,還有自我保護能力!?”葉知秋震驚不已,越發感到柳雪的神祕。

“日後便知。”柳煙卻不再詳說,轉身走向通道。

日後便知?這一日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。

葉知秋搖搖頭,追上柳煙,問道:“柳煙,總感覺你們姐妹倆,還有你爹,都很神祕。對了,你的那張黃色符咒,可以讓我看一看嗎?”

射潮弩,葉知秋看過,但是柳煙手上的黃色符咒,葉知秋卻一直沒有仔細觀察過。

柳煙轉身鎖了地宮的門,說道:“晚上給你看吧。”

葉知秋點頭,跟着柳煙回到前屋。

柳正良還在研究那個寄聲筒,似乎已經玩得爐火純青,對葉知秋說道:“知秋,這個寄聲筒的正確打開次序,我已經研究出來了,你過來,我教你。”

葉知秋懶洋洋地走過去,問道:“岳父大人,你研究這個東西,究竟有什麼呢?”

“你以爲我閒着蛋疼,整天研究這些沒用的東西,是吧?”柳正良瞪了葉知秋一眼,說道:“告訴你,這些都是古墓中的機關!當年,我和你老子在崑崙山盜墓,遇到過這個東西!”

葉知秋來了精神:“原來我老爸以前也遇到過?”

柳正良點了一根菸,點頭說道:“在那個古墓裏,我們經過一個圓筒形的墓道,那個墓道,就是一個超級寄聲筒……”

“寄聲筒有沒有聲音?你們聽到了什麼?”葉知秋急忙問道。

柳正良皺眉,半晌才說道:“我們聽到了八個字,但是次序混亂,是一個女子的聲音,跟雪兒的聲音一樣……”

“又是和雪兒一樣!?她說了哪八個字?”葉知秋更是驚愕。

“她說……轉地星移絕通鬥天。”柳正良說道。

“轉地星移絕通鬥天?這是什麼意思?”葉知秋一愣。

柳煙提着菜籃子,前往屋前的菜地,順口說道:“這是被打亂的次序,正確的次序,應該是‘絕地天通,斗轉星移’,不過我懷疑,這句話的後面,還有沒說完的話。”

柳正良對柳煙的搶答非常不滿,瞪了柳煙的背影一眼。

葉知秋一笑,撇下老丈人,追着柳煙而去。

既然柳煙也知道這些事,還是跟柳煙打聽好了,老丈人神經兮兮的,跟他聊天特累。

“王八蛋,都嫌我人老話多是吧?老子以後不說話了!”柳正良更是鬱悶,憤憤地罵了一句,去後院繼續研究潛水馬車。

走到菜地裏,柳煙彎腰割韭菜。

葉知秋討好地提着菜籃子,問道:“柳煙,剛纔你老爸說的事,你也知道?”

“那些事,他都說了一萬遍,我能不知道嗎?”柳煙淡淡地說道。

“那你覺得,你老爸的話,可信嗎?”

“你覺得,我老爸有必要撒謊嗎?”柳煙反問。

“這倒也是,咱爸……不會騙咱們的。”葉知秋嘿嘿一笑。

“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親,咱爸都叫上了?”柳煙翻白眼。

“過兩年更親,就是孩子他外公了……”葉知秋繼續貧嘴。

柳煙一瞪眼,手裏的鐮刀揮了過來。

葉知秋嚇了一跳,嗖地跳在一邊的辣椒畦裏,連連揮手:“刀下留人,我就是開個玩笑……”

柳煙倒也沒有窮追猛打,問道:“歷史上的絕地天通,你怎麼看?這件事,很可能牽涉到姐姐的病因。”

“不會吧?那不是歷史上的事,而是洪荒史上的事了!幾千年前的事,怎麼會跟雪兒有聯繫?”葉知秋頭大。

絕地天通,是歷史上有爭議的一件事,指的是結束遠古人神混居的局面,隔絕天地之間的聯繫,神仙和凡人不得相見。

古籍中,有的是說帝堯頒佈的‘絕地天通’命令。有的說,是顓頊帝乾的。據說從此以後,神仙都上天了,不得下凡。 千閱成婚 而人間通往天上的梯子,也被砍斷了,凡人不得上天。

這件事過去了好幾千年,還在大禹治水之前,鬼知道真相是什麼?

www⊙TтkΛ n⊙co

柳煙卻很認真,說道:“絕地天通事件,我一直再研究……可惜收穫不多,但是可以肯定,這件事真實發生過。說不定,崑崙古墓裏面,長得和姐姐一樣的女屍,就是絕地天通時期的人物。”

“就算有聯繫,幾千年前的事,現在也是無從考證了。而且古墓已經坍塌,我們更是無從下手。”葉知秋搖搖頭。

“研究研究,也不是壞事,總有一天,我要去崑崙山看看的。”柳煙又摘了幾個辣椒和茄子,扯了幾根小蔥,轉身回屋。

“我也想去崑崙山,對了柳煙,馬上長假就要到了,不如我們趁着長假過去吧?”葉知秋建議道。

柳煙斜了葉知秋一樣:“說走就走啊?姐姐怎麼辦?你要是有本事帶着姐姐一起走,我就同意。”

葉知秋抓了抓腦袋:“也是,還有紅毛鬼差陸錦龍,和那個神祕中年人的事情沒有搞定,現在不是時候。”

真是說曹操曹操到,柳煙忽然變色一變,擡眼直視着樓頂天台。

傍晚的陽光下,那個詭異的中年人,正站在柳家的樓頂上,淡定地看着葉知秋和柳煙。「第二更」 我太陽,都找上門來了!

葉知秋大怒,丟掉菜籃子,從腰間抽出赤元劍,就要施法。

可是和以前一樣,神祕人揮了揮手,轉身消失不見。

葉知秋和柳煙衝到樓上,哪裏還有那個傢伙的蹤影?

剛纔葉知秋和柳煙上樓的腳步聲,驚動了柳正良,他站在後院裏,驚愕地擡頭問道:“怎麼了?你們跑樓頂上去幹什麼?”

葉知秋和柳煙也不說話,又登登登地下樓,去地宮裏看望柳雪。

還好,柳雪安然無恙,依舊安靜地睡在棺材裏。

柳正良跟了過來,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看到那個老鬼了,就是我前幾天在學校圖書館遇到的那個……剛纔,他出現在我們家的樓頂上。”柳煙說道。

“啊,追到這裏來了?”柳正良吃了一驚,急忙轉身而出,親自去樓頂查看。

葉知秋沉吟不語,實在搞不懂這個神祕老鬼的意圖是什麼。

難道這個老鬼也是聽了謠傳,窺覷柳家的長生之物嗎?

柳煙還是比較冷靜,分析着說道:“這個老鬼出現了三次,但是並沒有什麼行動。他連續三次出現的目的,我覺得,就是爲了引起我們的注意。”

“可是爲什麼,他要引起我們的注意?”葉知秋問道。

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,不過我有預感,他一定還會出現。”柳煙說道。

“這個預感我也有……”葉知秋搖搖頭,說道:“我擔心的是,他對你或者對你姐姐圖謀不軌。”

“如果他真的有什麼不良企圖,是有機會動手的。因爲他躲在暗處,我們就算時時設防,也不可能面面俱到。”

“所以,我要儘快的瞭解這個傢伙的底細,把他抓住或者幹掉,以絕後患!”葉知秋說道。

柳煙點點頭,說道:“你在這裏陪着姐姐吧,我上去做飯。”

葉知秋答應一聲,就在地宮裏打坐,守着柳雪。

一個多小時以後,葉知秋離開地宮,回到前屋吃晚飯。

吃飯的時候,三個人又議論了一番,但是依舊無法斷定這個神祕老鬼的意圖。

飯後,柳煙招呼葉知秋去樓頂上說話。

葉知秋把老鬼許兆麟召喚出來,讓他在柳家前後小心戒備。

這段時間,徐兆麟白天黑夜基本上都呆在柳家。 六道滄溟訣 只不過,白天的時候,老鬼也需要休息,天黑以後纔開始值班,一直到天亮。

所以剛纔那個神祕老鬼出現,許兆麟也沒有察覺到。

葉知秋跟着柳煙上了樓頂,看看四周,問道:“有什麼事嗎,柳煙?”

“你真是好記性,下午的時候,不是要看我的符咒嗎?”柳煙從口袋裏取出那張符咒,遞給葉知秋。

“哦哦,我真的忘了。”葉知秋急忙接過符咒來看。

Writ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