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俊譽見雲傾綰白皙瘦弱,一看就是個文弱書生的樣子,讓這樣的人看到剛才那麼血腥的場面,難怪會身體僵硬有些害怕呢!

他哪知道雲傾綰不過是不想跟他有過多的身體接觸,奈何一再退讓,秦俊譽又將那隻咸豬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!

「我叫雲淵。」

雲傾綰這個名字恐怕人間四城已經無所不知,畢竟在南城鬧了這麼大的動靜,所以現在女扮男裝便只能換個名字。

而淵字本就是她為神時的小字。

「雲淵?還真是個好名字!長得也帥,就是這身子骨也太瘦弱了些,來來來,你多吃點,多長點肉,要像我一樣身強體壯!」

秦俊譽將小菜夾到了雲傾綰的碗裏,又給她倒了滿滿一杯酒。

此刻的雲傾綰簡直如坐針氈!

這個二傻子,到底是從哪裏躥出來的!

他身強體壯??

明明沒比自己胖多少好嗎!!

「呵……外面死了這麼多人,我可沒心情吃飯。而且我還要趕路,就不陪秦公子喝酒聊天了。」

雲傾綰站起身想走,誰知下一瞬秦俊譽的狗爪子又攀了上來!

「別呀!小爺好不容易交個朋友,你怎麼說走就走呢?」

秦俊譽想到外面那幾具屍體,估摸著雲傾綰肯定害怕,便也站起身對着門外的小六子喊道:「收拾行李,咱們一起上路!」

就這樣,四個人踏着夜色一起離開了客棧。

雖然雲傾綰一再婉拒秦俊譽的好意,但這二傻子愣是沒聽懂,非要纏着她一起走。

「秦公子,你一路跟着我作甚?」

終於,在同行到快天亮的時候,雲傾綰忍不住質問道。

「別秦公子秦公子的叫了,多生疏!以後你叫我阿譽,我叫你阿淵!你看咱倆一路還能有個伴,何樂而不為?」

秦俊譽的話讓雲傾綰頓時無語,兩個人不過才認識幾個時辰,阿譽……阿淵??

「阿淵你看,這條路是去西城的必經之路,你和我都走這,那不明擺着咱們都是去西城的嗎?西城我可熟悉了,有我給你當嚮導,你可偷着樂吧!」

秦俊譽一臉得意地笑,仔細打量著雲傾綰,感覺怎麼看都看不夠!

世界上怎麼會有比他還好看的美男子!

「你對西城熟悉?」

雲傾綰沒想到秦俊譽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傻,至少還分析出了她要去的目的地。

「那是自然,而且呀,我知道你這次去西城的目的!你是不是打算參加狩獵大會?嘿!我聰明吧?」

秦俊譽一臉求誇讚的表情真是讓雲傾綰哭笑不得。

「狩獵大會……是什麼?」

雲傾綰的話讓秦俊譽前一秒還得意洋洋的笑意忽然就消失不見,轉而變成了驚訝。

「小爺我竟然猜錯了?你連狩獵大會都不知道那你去西城幹嘛!」

「嗯……所以說狩獵大會到底是什麼……」

雲傾綰也一陣無語,明明是秦俊譽這個二傻子自作聰明的猜測,她可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「西城三年一度的狩獵大會,就在城外的迷幻森林裏舉行。那裏面靈獸眾多,珍稀藥草無數,每次這個時候就會有大量的人湧入西城。」

「而且,四大家族還會親自帶隊參加,獵到靈獸最高級者,可以得到風家的羽令!」

「風家你知道吧?那可是咱們四大家族之首,家主風行就是人間首領!能拿到羽令的人會被他們奉為上賓,在風家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提供你需要的一切幫助!這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呢!」

秦俊譽看着眼前這個連狩獵大會都不知道的瘦弱少年,幾乎要懷疑他是不是剛從哪座深山老林里出來的。

聽了他的一番解釋,雲傾綰才知道這次誤打誤撞選擇了去西城,竟然碰上了這麼難得的盛事。

「原來如此,那你也是去參加狩獵大會的?」

雲傾綰看着秦俊譽這一身富家公子哥的裝扮,要不是之前那些人脖頸上利落狠辣的傷口,她都不相信秦俊譽會跟她一樣殺人不眨眼!

「我……是也不是。」

「反正我是要參加的,你現在了解了,要不要也一起?」

「這可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哦!」

秦俊譽抬起手又想摟上雲傾綰的肩膀,這一次卻被她一個閃身避了開去。

「去,當然去,不過就不跟閣下一起去了。我去了西城還有事要辦,就此別過吧!」

雲傾綰可不想跟秦俊譽糾纏上,拉起凝竹便快步離開。

一再被拒絕的秦俊譽苦惱的拍了拍額頭,想不通自己這麼帥氣勇猛的美男子為何會一再被對方拒絕……

「小六子,你主子我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?怎麼這傢伙就是不肯多看我一眼呢!」

秦俊譽站在原地望着雲傾綰離去的背影,也不好意思再追上去,但這是他第一次被人一再拒絕,他面上過得去心裏也過不去! 那是道山體塌陷所形成的山溝,山溝內幾棵傾倒的樹木交錯壓在一起,形成一個不規則的四邊形,顯得有些擁擠。

尤其是當一頭野豬正在四邊形內拱食,所以看起來像是個豬圈。

距離野豬不遠處的位置,一頭馬鹿也小心翼翼的覓食,相比於野豬的淡定從容,馬鹿抬頭的頻率很快,唯恐有獵食者出現,充分體現了弱小者的悲哀。

蘇雲看一眼,高興壞了,這一下竟然發現了兩個動物,獨居的野豬和馬鹿。

「看那個豬圈裡,野豬正在覓食,好肥啊!」蘇雲只看一眼,便躲在了碎石後面,輕聲道。

【神特么豬圈,要笑死我了!】

【還真別說,真就跟豬圈一樣】

【野豬:我看山腳下村莊里的豬在豬圈就能吃飽,為什麼我也進了豬圈,到現在還沒吃飽!】

【樓上….牛批】

【又見馬鹿,可以,這次補齊之前沒有科普的馬鹿。】

蘇雲通過無人機的拍攝觀察著,野豬和馬鹿相處的很和平。

「看到了嗎,相比於馬鹿的謹小慎微,野豬散發的氣勢就是有我無敵,就在那裡慢悠悠的找食吃。絲毫不在乎周圍的環境是否存在危險。」

「雖然野豬皮糙肉厚,但是攻擊力很強。相比於家豬,它們的嘴裡有利齒,可以輕鬆刺破大部分動物的保護層,一般情況下食肉動物不會選擇狩獵野豬。」

「這或許就是野豬狂的原因。」

正說著呢,蘇雲便通過無人機觀察到馬鹿緊張的往他藏身的位置查看,側著耳朵,似乎是聽到了蘇雲的聲音,只要發現有一絲不對勁就要逃走。

「馬鹿發現我了!」蘇雲輕聲道,「我的聲音被它察覺到了,警惕性真高,我距離它可得50多米,這都能聽到!」

【沒辦法,馬鹿實在是沒有多少攻擊力,一般都會淪為食物,不警惕就得死】

【那為什麼之前狼獾能殺死在曠野上走路的馬鹿】

【這個你得問主播】

蘇雲看到了這個問題,頓了頓道「當時風雪很大,馬鹿的視力本來就不好,再加上風雪嚴重影響視線,所以沒發現速度快,身形小的狼獾,在被狼獾纏上的那一霎那,它就無路可跑了!」

說著,蘇雲繼續道「正好,為了彌補之前咱們錯過的馬鹿科普,這次給你們補上。」

於是蘇雲不在躲藏,小心的露出頭,避免造成巨大動靜嚇走馬鹿。

可誰知道剛露出頭,馬鹿瞬間驚慌的往林子里跑去,蘇雲大急「別跑啊!」

可是這句話沒任何作用,馬鹿跑得更快了,潮濕的土地上邊泥土飛揚,轉眼就跑進了深林中,不見了蹤影。

蘇雲無奈,這就是遇到膽小動物的壞處,有一點風吹草動蘇雲就靠近不了對方,那就無法近距離科普,遇到食肉動物的壞處更多,更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
蘇雲突然覺得系統也沒有表現的那麼強大,如果自己的親和度是多少,動物表現出來的親和度就是多少,那就好了。

拋開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,蘇雲將視線看向野豬,野豬就僅僅看一眼蘇雲,繼續悠閑地覓食,跑都懶得跑,狂的不像話,壓根就怕蘇雲。

蘇雲就喜歡這種脾氣,對於蘇雲的科普很有幫助,基礎親和度是兩點,這讓蘇雲更加滿意。

鸚鵡在碎石上飛下去,落到了野豬旁邊的倒木上,瞪大著眼睛看著野豬,似乎對於這種又黑又胖的動物很是好奇。

蘇雲在碎石上小心往下爬,這個下坡路不是那麼好走,崎嶇不平,好在蘇雲的平衡性極強。

「這東西真黑!」鸚鵡看著野豬用一個女性化的聲音開口。

蘇雲看它一眼,雖然他對於鸚鵡可以模仿好幾種語調的聲音是知道的,但是突然變幻的聲音還是讓蘇雲有些不適應,感覺對方有精神分裂症一樣。

【大家猜一猜鳥爺學這個女性化聲音說真黑的時候是在什麼場景中】

【這個捏…根據鳥爺的出身…有點顏色啊】

【哈哈,鳥爺的經歷可比我的經歷豐富的多】

【這鳥思想不健康】

「人家黑關你什麼事?」蘇雲不滿的說道,然後小心的靠近野豬,但野豬彷彿對蘇雲視而不見,壓根不跑。

鸚鵡傲嬌道「我有種族歧視,最討厭黑色的!」

蘇雲回懟「你還討厭什麼?」

「還討厭喜歡黑色的人!」

蘇雲無語,你還聽挑剔啊。

蘇雲距離野豬越來越近了,近到可以聞到對方身上氣味的程度,那氣味並不難聞,沒有家豬身上的騷臭氣,反而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味。

蘇雲知道,那是野豬蹭破樹皮所沾染的樹汁。

此刻,野豬也看向蘇雲。畢竟它也奇怪這個人類要幹什麼,跟做賊一樣距離自己越來。

來到一塊橫向的倒木前站定,這是為了避免野豬突然翻臉攻擊他,有一塊橫木擋著可以增加安全性。

「你好,吃著呢?」蘇雲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,親熱的打了聲招呼。

野豬不為所動,眼中充滿了好奇之色,但是鼻腔里卻發出哼哼的威脅聲。

「咳!」蘇雲尷尬,怎麼語言互動沒有用啊,於是只能攤開手心,露出早就準備好的堅果。

這個時候的野豬雖然不怕事,但是是警惕的,稍微露出一點的不懷好意,就有可能面對野豬的攻擊,一個如此低級的錯誤,蘇雲肯定不會犯的。所以,他才沒有貿然的丟出堅果,反而是讓野豬看到堅果,聞到堅果的氣味。

「那是爺的!」鸚鵡在倒木上生氣的蹦來蹦去,對蘇雲偷拿它堅果的行為極其不滿,更不滿的是分給一頭黑豬。

野豬原本哼哼的威脅聲立刻戛然而止,眼睛都直了,瞬間看向了蘇雲的掌心。

蘇雲一喜,有效果,然後蘇雲就開始挪動手掌,手掌往左邊,野豬的眼神也就跟到左邊。

就在野豬即將忍耐不住想要撲上來的時候,蘇雲也誘惑結束,趕緊將手裡的堅果丟進豬圈。

【動物親和+2】 方寧在課桌上呼呼大睡,聽道水蓮和卡奇正在討論,學院要開一位新的臨時老師,都在討論老師會是誰。

卡奇:「會不會諸島之王的哈啦先生?」

馬瑪內:「我猜,又是你水蓮。」

水蓮連忙搖了搖頭:「怎麼可能是我。」

打了一個哈欠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,看著小胖子馬瑪內揉了揉眼睛問道:「馬瑪內,你們說要來的新的老師?」

方寧剛問完上課鈴就響了,穿著一身警服拿著課本,直接走進到了教室裡面,所以有都沒有想到新老師居然君沙小姐!

君沙小姐把課本放在講台上的,看著方寧和大家認真又嚴肅的語氣:「庫庫伊博士臨時有事,今天就有我君沙來為你們上課。」接著翻開課本。

君沙小姐看著大家:「現在,我為大家講進化。」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貓鼬少和貓鼬探長,這兩隻精靈。

接著說:「現在,我就那君沙我用的貓鼬探長舉例,講解進化的過程。」

貓鼬少在20級的時候,白天進化為貓鼬探長,而這個這個叫做進化鏈。

而進化后習性相反。

每隻貓鼬少找尋餌食的路線是固定的。來來回回地行走找尋餌食。

方寧聽著這君沙小姐講話的內容說的不是進化么,這怎麼教起了習性了,立馬舉手說:「君沙小姐不是講進化么,怎麼講到了精靈得習性上去了。」

「貓探!」君沙小姐的貓鼬探長看到方寧伸手提問,以為是打斷講課就對著他使用瘋狂亂抓作為懲罰!

君沙小姐看到方寧提問,回答道道:「這位同學你先別急,聽我講完你在提問。」看著大家,又接著開始講課。

接著講到:「而進化后的貓鼬探長和貓鼬少習性截然相反,相對來來回回地行走的貓鼬少,貓鼬探長會蹲守著獵物的通路,以高強的忍耐力持續等待。」

卡奇聽到后更加感興趣,立馬舉手看著君沙小姐提問到:「那君沙小姐,那個貓鼬探長餓了會不會動?」

君沙小姐看著卡奇,看著他笑著說:「問的好」看著課桌上的大接著講:「等待獵物期間,會完全動也不動,即使什麼都不吃也能夠持續進行蹲守。」

最後君沙小姐看著他們說:「精靈們在進化後會發生變化,甚至會相反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