潔凈河流邊上,還在釣魚的月曉天不知為何突然打了個寒顫……

清晨,窗外依舊是烏雲密佈,大雨已經停息,街上的下水道正在加速疏通著,蘇雲兮將窗戶緊緊關好,然後看向床腳落那顆還沒有孵出來的精靈蛋,小心翼翼用被子把它蓋上后,背起行李包便走出門去。

「鬼天氣,十月份就這麼冷了……」蘇雲兮抱着胳膊朝學校方向慢跑過去,冷風拂過將她秀髮吹起,一根頭髮在她渾然不知的情況下斷開,被風吹到前方不遠處雨後留下的水坑。

蘇雲兮一腳踩進水坑,水花四濺開來,蘇雲兮沒有停下繼續向前跑去,飛射出去的水花漸漸流回坑中,水坑逐漸恢復原樣。

忽然水面泛起陣陣漣漪,一道慘白人影在水面緩緩浮現,蒼白的眼珠眺望着蘇雲兮遠去的背影,這時一團黑色球體從遠處射了過來,直接透過了水面發起攻擊,一切都毫無聲息在發生著,可強大的能量波動卻使得水花再次濺射開來,當水面再度恢復平息之時,人影已消失不見,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……

楓城一中,幾輛大巴車正停留在校門口,高三一班教室內,祝曉月正在給學生們說着這次去秘境的一些重要事項。

「蘑菇森林雖然很快就要降低成E級秘境了,但是裏面一些高等級的精靈還是存在的,雖然會有老師以及聯盟一些工作人員在裏面,但是你們別作死瞎搞。」

「這次活動是為了讓你們提前體驗一下在秘境生活的感受,你們需要在森林裏面度過七天,而且這七天你們不許攜帶任何網絡配備……」

祝曉月還沒說完呢,一群人就開始哀嚎起來,沒手機在野外待七天?這怎麼活?

「安靜別吵!另外學校方面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帳篷,兩人一個,你們自行組隊去吧,還有三天的生活物資,剩下四天你們自己看着辦,反正森林蘑菇那麼多,吃到毒蘑菇的概率也不高。」

全班此時鴉雀無聲,你聽聽,這是人話嗎?很多人聽到只有三天的物資后已經做好餓四天的準備了,而且兩人一組共用帳篷……嘿嘿。

「蘇雲兮,可以跟我一組嗎?我可以保護你的!」

「滾開,蘇雲兮肯定跟我一組,我晚上一個人睡覺害怕,正需要一個很強的同伴來保護我!」

「強大的同伴?我兩百斤要不要考慮一下,來吧,我們晚上一起睡♂,沒問題的。」

「我只要蘇雲兮!」

……

蘇雲兮一臉懵逼看着一群男生為了自己爭吵起來,一旁的伍雨彤臉卻越來越黑,她一拍桌子站了起來,「雲兮跟我一組!有意見的過來跟我打一架!」

此話一出,全班瞬間安靜,看到這群傢伙老實了,伍雨彤冷哼一聲坐了下來。

祝曉月突然插嘴說道:「其實也不定非要兩人一組,畢竟還要考慮到一些女生,只要你們覺得住的下,三個四個用一個也沒問題的,你們大男人的,五個都能擠一個不是么?」

這一下一些還在擔心的女生們也高興起來,然而剛剛還在興奮的男生們臉一個比一個黑。

「雲兮,你能申請單獨帳篷嗎?」林時突然在蘇雲兮腦海中淡淡說道。

「嗯?為什麼啊?」

「我一個男的,跟你朋友,孤男寡女同處一個帳篷過夜,這好嗎?」

「啊?」蘇雲兮愣了一下,然後才反應過來繼續說道:「我都快忘了你還有這個設定啊,不過沒事的,你又不會對她做什麼,我對你放心,況且你們男生不都夢想和漂亮的女孩子一起睡覺么,這不正好嗎?」

「我沒興趣,而且我習慣一個人睡覺,而且也討厭有人主動碰我。」林時淡淡說道,開什麼玩笑,這伍雨彤一看就有問題,說不定就跟月琉璃是一類人,我是擔心我會對她做什麼嗎?我是擔心她會對我做什麼!

「原來如此啊……沒事的,一人一條被子分開睡嘛,反正等你睡醒那時候已經是我了,而且雨彤人很好的,你儘管裝成我的樣子她也不會懷疑的。」

林時無話可說了,這丫頭心太大了,根本聽不出來自己的意思,總不能說自己是真的怕吧。

「對了,還有一件事。」這時祝曉月突然說道:「之前就說過,這次去的學校不止我們一個,還有恆城一中,你們要是遇見了盡量別起衝突,各玩各的哈。」

突然祝曉月又壓低了聲音,「如果是他們主動挑釁的話……森林裏的土壤還是挺松的,池塘也有不少。」

看着所有學生都一臉驚恐地望着自己,祝曉月抿嘴一笑,然後伸手指向窗外,「就是現在,所有人!去校門口,準備上車出發!」

「蕪湖~好耶!!!」 電報發出去不到一分鐘。

遠在濱城的宋強就收到消息。

然後立馬趕到馬車公司,和對方簽下了合同。

這些天。

儘管濱城的電燈供不應求。

公司依然每天都存下電燈,留作今天之用。

當天下午。

馬車公司就運著整整10萬個電燈向蘇省而去。

目送對方離去,宋強暗暗捏緊拳頭。

再有幾天新廠就能投入使用。

當然,這只是工業城的起始項目。

離正式完成還有很長一段時間。

但。

儘管只是起始項目,也能容納10萬工人工作!

到時候。

日產100萬個電燈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了。

與此同時。

大魚煤油燈公司。

絲毫不知道自己派去濱城的人已經被抓的周魚。

此時正在和陳明聊天打屁。

「陳總真是年少有為,如今才剛剛畢業就被陳老總派來蘇省做事,真是愧煞我也啊!」

周魚笑容滿面的拍馬屁道。

眼前之人,就是煤油巨頭總裁的兒子!

也是新晉上任的駐蘇省煤油代表!

「不敢當!周總十年間就闖下這麼大家業,也是羨煞旁人啊!」陳明毫不臉紅的和周魚互吹。

沒法。

煤油巨頭早在很久之前就在侵蝕煤油燈產業。

幾十年來。

也就蘇省堪堪完成任務而已。

沒錯!

煤油巨頭不僅僅想要掌握資源。

就連下游的煤油燈製造產業也想握在手中!

煤油公司貪嗎?

確實貪!

但為了更多的利潤。

也就這些下游產業好伸手了!

「哈哈哈哈哈………」

周魚大笑,別人捧他,他毫不在意。

但是。

陳明可是未來煤油巨頭的掌舵者!

能被他捧,未來他都能夠吹一輩子了。

陳明笑笑,忽然問道,「我聽說周總和肖長官的路燈項目出了問題,不知道有沒有我需要幫忙的地方?」

「都只是小問題,人家嫌貴想要再拖拖時間而已。」

周魚九真一假的解釋道。

實際上。

是肖庄不甘心被這麼被宰。

想要看看電燈和煤油燈的碰撞而已。

而這些事情,他可不會告訴陳明。

因為。

電燈早已被他認定是自己的東西。

怎麼可能再讓其他人知道?!

萬一煤油巨頭回過神來,先他一步動手,那才虧死!

而陳明見此,也是暗暗咬牙。

現在的大魚公司,煤油巨頭只是佔據30%的股份而已。

離將之完全掌控還差一點距離。

可惜…

周魚現在翅膀硬了。

兩人各自打着小九九,都不願意邁出撕破臉的一步。

……

時光如流水,轉瞬即逝。

經過半月時間的裝修。

蘇省的通天直營店已經鋪設了45家店鋪。

比之最初定下的還多了15家。

因為蘇省作為省會城市實在太大。

整整1000萬人口。

就算是45家店鋪,顧凡都覺得還不夠!

明源大廈。

直營店內。

顧凡看着展柜上的電燈,滿意一笑。

新廠已經投入使用,每天的產量都在增長。

到了現在。

日產量已經到達90萬個電燈。

離目標100萬差之不遠了!

並且。

作為馬車公司第一大客戶。

大部分的馬車資源都被用來運送通天電氣的貨物。

現在。

蘇省的45家店鋪已經全部鋪滿電燈。

就連儲物中心內都還儲存着貨物。

往後。

每日馬車公司都會向儲物中心運送50萬個電燈。

避免供貨不足的「慘象!」

招來肖舒,顧凡問道,「新店開張的宣傳準備好了嗎?」

肖舒從懷中拿出一張報紙,遞給他,「這是我們準備好的報紙。」

顧凡翻開一看,頓覺一股濃濃的殺氣撲面而來。

《劃時代產物——電燈,究竟是如何淘汰煤油燈的?》

好傢夥!

這傳出去還不得立馬驚呆所有人的眼睛!

淘汰煤油燈…

估計也只有蠢蠢欲動的通天電氣敢這麼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