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說不定全宇宙的人類都是一個祖先呢!」

「不會吧?」

「誰知道呢,反正我們藍星人的祖先……」

兩女一邊看電視一邊閑扯著,蘇輕沒有插話,只是微笑着。

對於兩女討論的話題,其實他內心有一些猜測和推測,只是無從印證——當初在混沌中他見過那些開天的先天巨人,皆是人類模樣的放大版,或許這就是兩個宇宙之間的智慧生命,宇宙內相隔遙遠星球上誕生的智慧生命都如此相似的原因。

因為潛在的模板都是混沌中的開天巨人。

考慮到太原真人回來家裏做客,蘇輕想了下,決定向兩女透露一些信息。

「那個,跟你們倆說件事。」

「什麼事丫?」

兩女都停下來,齊聲問道,陳華沒回頭,依舊目不轉睛地盯着電視機,周莉則轉過身看向她,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裏,露出淺淺的微笑。

蘇輕沖她莞爾一笑,指著電視機道:「電視里的那個人,這兩天可能會來我們這做客,你們到時候不要大驚小怪哈。」

這句話讓陳華也轉過身來,看着蘇輕問:「你是說賽金仙人?」

蘇輕點了點頭。

陳華撇了下嘴:「別鬧了,怎麼可能呢。」

蘇輕笑着雙手一攤,道:「我不瞞着了,攤牌了,其實我比他更厲害。」

陳華不由翻白眼,給蘇輕丟了一個衛生球,吐槽道:「確實,你在長得英俊方面,比他厲害。」

周莉掩嘴而笑。

蘇輕站起來,走過去,在她的腦袋上揉了揉,揉亂了那一頭秀髮,才正色道:「我是說認真的,下午我剛剛和他月亮上碰了面,又在對面的山上聊了幾個小時。」

兩女見蘇輕不似開玩笑,都愣住了。

半天沒人說話,現場一直沉默,唯有電視機里聲音在客廳內迴響。

又過了幾分鐘,周莉先回過神來,試探著問道:「你說的是真的?」

蘇輕點點頭,既然已經開始和賽金文明的仙人接觸,那自己也是該多露一點修為了。

只要那太遠道友來自己這做客,若不故意遮掩行跡,時間依舊,自然瞞不住統治階層。

那些還是外人,外人都會知道,陳華和周莉兩個,自然更應該先知道。

為了佐證自己的話,蘇輕浮在空中:「你們看,我會飛的,其實我也是仙人」

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蘇輕,兩女徹底傻眼,心中都閃過一個念頭——我和姐妹一起暗戀加明戀的男人居然是仙人?

萬萬沒想到啊。

簡直了……

一時之間,兩人腦海中一片空白,茫然了。

他們知道蘇輕很厲害,但是都覺頂多是武道高手來着。

仙人?有點離譜。

場面再度沉默。

蘇輕任由沉默,他知道兩女需要時間去消化。

過了小半天,忽然,陳華腦海中靈光一閃,想起了當初蘇輕是莫名出現的,她目露赫然,開口問道:「那你的身份和來歷也是編的?你不是水藍星人?」

蘇輕點點頭:「對,嚴格來說,我的確不是水藍星人……不過我已經把水藍星當做故鄉了。」

第三故鄉。

第一故鄉是地球,第二故鄉是清瀾仙域。

至於自己來自宇宙的事,他沒打算說,等以後再看情況吧。

除非以後打算帶兩女去其他宇宙,不然就不說了,或許——道祖一脈仙人的身份,可以利用起來。

正好,有太原道友的佐證,能坐實自己這個身份。

蘇輕思維如電,覺得道祖一脈仙人身份的確不錯,而且他也能徹底扮演好這個馬甲,就算是遇到真正道祖一脈的仙人,只要不是混元,他都有信心不被拆穿。

陳華和周莉面面相覷,兩人都從對方眼神中讀懂了同一句話——咱倆喜歡的居然是個外星人?

這……

蘇輕能了解兩人此刻複雜的心情,他想起了當初在清瀾仙域,父母親人知道自己很厲害,有厲害背景的時候,一樣心情複雜,便笑着道:「你們先消化一下,我去樓上賞月,如果有想問的,就來樓上找我。」

蘇輕把客廳留給兩人,自己獨自來到天台,泡了一壺靈茶,一邊和,一邊繼續思索著從太原真人來得到的訊息。

這一次,他想的是關於仙人境界方面的事情。

「綜合洪荒歷史印記與這個宇宙的情況來看,仙人之路其實已經很明確了。」 艾德局長今天晚上一直在擔心,洛杉磯到處是槍聲,激烈程度堪比發生戰爭,他不知道明天要怎麼交代。

如果市長問起自己應該怎麼說。

那些被嚇壞的民眾怎麼應付。

記者問自己,自己又要怎麼回答。

如果照實說發生了黑幫火拚,那他這個局長也就干到頭了。

亨利聯繫艾德局長,兩人在某條街上匯合,艾德上了亨利的汽車,司機下去抽煙車上只剩他們兩人。

「艾德局長,你要立功了。」亨利笑着道。

「立功?到處是槍戰,死了那麼多人,我能保住局長位置都算幸運。」艾德只剩下愁眉苦臉了。

亨利呵呵一笑,「呵呵,艾德局長認為今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?」

艾德局長很詫異:「發生什麼事,難道不是兩伙黑幫火拚,才造成這麼大的傷亡?」

亨利搖搖頭。

「不不不,那不是事實,真實的情況是這樣的,有一個盤踞在洛杉磯很久的黑幫團體北岸幫,做過很多惡性案件,你艾德局長立志要剷除他們,偷偷派人深入調查。」

「前幾天得知,北岸幫要進行大規模毒品交易,對這種惡劣的犯罪行為,洛杉磯警局立刻組織抓捕,在抓捕行動中,警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反抗,警察同hd安保一起,和這伙悍匪展開殊死戰鬥,最終破獲一起數額巨大的毒品交易案,並擊殺大批負隅頑抗的犯罪分子。」

艾德局長聽完瞪大眼睛。

「還,還可以這樣嗎?」

「怎麼不可以,你是警察局長,還有人比你更了解真實情況嗎,而且今晚警察局和hd安保也確實出動這麼多人手,和匪徒展開槍戰,誰又能否定這就是事實。」

艾德局長的神情慢慢從震驚變為驚喜。

如果按照亨利這樣說,那今晚發生的事情就能完全掩蓋下去,而他還會搖身一變成為英雄警察局長,破獲一起大案,消滅一個幫派,可以說立了大功。

「毒品?可哪來的毒品啊?」艾德局長道。

「呵呵放心,這些我們已經幫艾德局長準備好了。」亨利笑着道。

艾德局長一聽更興奮了。

「如果是這樣說,那警察局不僅沒責任反而有大功,可別人信嗎?」艾德問道。

「信不信還不是你說了算,把記者集中起來,舉行一個新聞發佈會,公佈今晚的戰果,統一口徑不要讓他們胡亂報道。

告訴那些記者,這就是今晚的真實情況,如果有其他胡亂報道,洛杉磯警察局將保留追責權利。」亨利道。

艾德局長用力點頭。

「嗯嗯,對,不能讓他們亂寫,統一口徑,只要輿論向著咱們這邊,民眾就不會懷疑。」

下車的時候,原本愁眉苦臉的艾德局長現在變的一臉興奮。

這次弄好了,絕對是個大功勞。

至於真實情況,那根本沒有意義。

艾德局長回去后,立刻組織警察在各道口設卡,只要遇到記者不要讓他們亂竄,告訴他們到警察局來,警察局將舉行新聞發佈會。

……

比爾幫突襲北岸幫的產業,遇到了零星的抵抗,不過很快被剿滅。

北岸幫的主力全都被海米韋斯抽調來參加今晚的行動,沒有剩下多少人看家,比爾幫又是大舉進攻,以五倍十倍的人數碾壓過去,很快就把這些產業收到手裏。

搜索。

所有值錢的物資拿到手。

北岸幫的生意本來就包括販毒。

在北岸幫地盤搜出不少毒品,差不多有四五十公斤,比爾指揮人,把這些毒品還有大批武器裝車,直接開進警察局送給艾德局長。

原本進攻猶太幫產業的那些北岸幫幫眾,面對裝備精良,戰鬥力強悍的hd安保隊員,開始還會反抗一下,可堅持不了多久就扛不住了。

有的被消滅,有的直接繳械投降,北岸幫的行動徹底被瓦解。

……

今天晚上,

很多洛杉磯市民被激烈的槍聲驚醒,已經凌晨,街上仍然有很多車輛快速駛過,不時聽到急促的警笛聲。

所有人都猜到洛杉磯肯定發生了大事。

一些富有冒險精神的記者爬起來,拿着相機出門,準備採訪一個大新聞明日刊登頭條。

兩個記者開車出來,發現街道路口全是警察,只要有車通過他們就會檢查。

記者把車開過去問道:「警察先生,我們是洛杉磯都市報的記者,能說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」

「你們是記者啊,別問我,具體我也不知道,所有記者去警察局,我們局長會召開一個新聞發佈會,到時候所有事情就都清楚了。」檢查的警察說道。

兩個記者一聽警察局要開新聞發佈會,立刻開車過去。

很多地方都發生了這樣的一幕,凡是記者都被通知前往警察局,參加新聞發佈會。

凌晨3點。

警察局大會議室內已經聚集了三四十位記者,來自十幾家報社,主席台中間放着高高的一堆東西,不過卻用苫布蓋着。

艾德局長穿戴整齊走進會場,臉上帶着微笑,艾德局長剛一露面,這些記者就七嘴八舌的問起來。

「請問局長先生,今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,到處是槍聲,難道洛杉磯發生戰爭了嗎?」

「有目擊者說死了很多人,是不是真的?」

「有人說今晚的事情牽涉到洛杉磯幾大黑幫,究竟是不是這樣?」

艾德局長臉色不變,對着記者們壓了壓手,記者們嘈雜的聲音漸漸低下去,艾德局長才不緊不慢的說道:

「各位記者朋友,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今晚發生了什麼,現在我就來通報一下今晚的事情,等通報完后相信你們就會明白了。」

「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,今晚的行動是警方主動發起的,而目標就是盤踞在洛杉磯的一個黑幫組織北岸幫。」

北岸幫在洛杉磯可謂大名鼎鼎,記者們一聽警察敢主動針對北岸幫,很多人心裏震驚。

警察竟然敢動北岸幫,這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預料。

「作為洛杉磯警察局局長,上任那天我就宣誓要打擊犯罪,維護洛杉磯市民安全和社會秩序,北岸幫盤踞洛杉磯多年,做過很多惡性案件,我心中暗暗發誓,一定要剷除他。」

「後來在我的精心佈置下,向北岸幫打入兩個卧底,逐漸掌握北岸幫的情況,而就在最近,我們得到一個消息,北岸幫準備進行一次大規模毒品交易。」

「得知此消息后,我就下定決心,一定要將這伙毒害民眾的犯罪分子抓獲。」

「經過周密部署,又聯合hd安保巡邏隊,開始對北岸幫展開行動,在行動時我們遇到黑幫分子的激烈反抗,很多居民聽到激烈的槍聲,沒錯,那就是我們和北岸幫交火的聲音。」

說到這裏艾德局長提高嗓音大聲道:

「洛杉磯警局,立志維護城市秩序,保護洛杉磯民眾安全,不怕犧牲,排除萬難,最終徹底消滅了這伙作惡多端的黑幫分子。」

不得不說,艾德局長能力一般,可演技確實沒得說,進入荷里活估計都能拿個最佳男配角獎。

而且也確實不要臉,誇自己一點不含糊。

艾德局長指了指中間苫布蓋着的東西道:「這些就是今晚的繳獲。」

刷~!

一把扯開苫布。

記者們就看到大堆槍械,恐怕不下上百把,還有一包包的白色粉末,一看就知道是毒品。

咔嚓咔嚓。

閃光燈在會議室亂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