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去見沈睿了,我倒是真沒想到,沈睿居然是沈清教授的女兒。」李橋將脫下來的外套順手扔在床上,說道。

「有這事?」步新東被這個消息驚到了,他順手給李橋拿了一罐可樂,還熱心的幫李橋打開。

「老李,你可要對沈清手下留情,沈睿的幸福可就全握在你手裡了。」

李橋皺了皺眉頭,將可樂推到一邊,「這事和你有什麼關係?」

實際上,他也在想著怎麼處理沈清,最簡單粗暴的當然就是走法律程序,讓沈清身敗名裂,但這麼做,只是兩敗俱傷而已,公司得不到任何好處。

「當然有關係!」步新東義正言辭的說道,「老李,我比你大一個月,按理說,你喊我一聲哥不過分,那沈睿就是你嫂子,沈清就是……」

「滾蛋!」李橋趕忙打斷了步新東,再說下去,怕是莫名又多了幾個親戚。

左右也沒事做,李橋關注了一下聯絡遊戲公司的進度,一切都很順利,聯絡遊戲公司靠著聯絡賬號和手機支付爭奪流量,這些流量又為聯絡遊戲公司帶來利益。

晚上了,李橋像往常一樣睡著了,凌晨兩點多,卻被一個來電叫醒了,仔細看看,是鄭小輪的來電。

「老闆,我有機會上場了,英雄聯盟……我替補。」

鄭小輪喘著粗氣,說話也語無倫次,唯一可以聽出來的就是他情緒很高漲。

連續問了幾遍,李橋總算明白了鄭小輪的意思,英歌藍舉辦了英雄聯盟賽事,亞歐的幾個國家都參加了,該賽事會在幾個亞歐國家進行轉播,十分盛大。

鄭小輪所在的隊伍也參加了這場比賽,卻有人在32強賽之前吃壞了肚子,作為替補,鄭小輪接下位置上場。

這是鄭小輪第一次參賽,而且是很重要的賽事,所以他很興奮。

「祝你好運。」李橋也有點驚訝,想不到鄭小輪這麼快就有機會走進電競圈了,希望鄭小輪一切順利。

「老闆,比賽時間在明天下午,你一定要讓莎莎姐看到我的英姿。」

李橋答應了下來,掛掉電話后,他睡不著了,鄭小輪是聯絡遊戲公司的一員,這對於聯絡遊戲公司來說也是大事一件。

早上的課一結束,李橋就去聯絡遊戲公司了,在雙莎莎的辦公室里,雙莎莎仍在勤勤懇懇的工作。

「雙莎莎,下午的直播就別開了,下午有鄭小輪的比賽,咱們看看。」

由於鄭小輪特意說過要讓雙莎莎看,李橋也就答應了。

雙莎莎關掉直播設備,向李橋點了點頭。

李橋叫了份外賣回來,和雙莎莎一起在工作房間內吃了頓飯,兩人打開電腦,等著轉播開始。

由於華夏和英歌藍有近八小時的時差,潭州的下午一點已經接近英格藍的晚上了。

當天比賽的共有六支隊伍,鄭小輪所在的VG戰隊和同為亞洲的HC戰隊先行入場,記者照例對兩隊進行採訪,想要製造一些噱頭。

首先採訪的是VG戰隊。

「請問你們對今天的比賽有信心嗎?」記者問道。

回答的人是VG戰隊的隊長,說著一口帶南方口音的中文,「友誼第一,比賽第二,希望我們能打一場精彩的比賽。」

鏡頭一轉,緊接著轉到了HC戰隊那裡,這名隊長似乎並不是太友好,語氣也沖了一些。

「華夏的電競水準還是幼兒園水平,今天,我們將會用實際行動摧垮他們的意志。」HC戰隊的隊長用韓語說道。

採訪的記者高興壞了,正愁噱頭不夠,HC戰隊就把噱頭送來了。

「HC戰隊不是太看得起VG戰隊,不過身為本次比賽的種子選手,他們確實有驕傲的資本,具體情況怎麼樣,還要看比賽結果。」

VG戰隊通過屏幕看到了HC戰隊的採訪,這一下,包括經紀人在內,整個戰隊的人臉色都難看了下來。

鏡頭再次切換,這次,雙方都已經坐在了比賽場地,一局遊戲正式開始。

遊戲一開始,雙方都在努力發育,可以看出HC戰隊的實力確實要比VG戰隊略強,八分鐘時,HC戰隊已經領先了一個人頭和1600經濟,VG戰隊處於劣勢。

VG戰隊的隊長倒是不慌不忙,他用的輔助,時刻觀察著對面的情況,「打野多抓下路,給射手發育機會,鄭小輪你第一次參加這種比賽,打不好情有可原,穩住就行,我們還有機會。」

鄭小輪點了點頭,他用薇恩努力補兵,只希望經濟能快點起來。

由於VG戰隊的打野水平還不錯,也照顧著射手,總體來說,射手發育的還算不錯,經濟在全隊排名第二。

對面家射手也是一把好手,即便被打野多次騷擾,發育依然十分充足,甚至在經紀上略超薇恩。

「注意點,上路塔崩了,對方很可能去中路支援。」11分鐘時,隊長再次發布指令。

然而,這次命令說晚了,話音剛落,對面打野和上路就竄出來,配合中路強殺了VG戰隊的法師,VG戰隊的打野雖然水平高,但也只是在混戰中收掉了對面打野,他本身也殘了,不得不回城補血。

中路塔再次被推,形勢十分不利。

賽場解說正愁沒什麼可說的,有了這次強殺,解說激動了起來。

「碾壓!碾壓局!HC戰隊不愧是種子戰隊,這一次強殺再次證明了他們與VG戰隊的差距,正如HC的賽前宣言,VG完了!」。 下邳城,陳府。

「怎麼這麼多人?」

步入陳府大堂,楊修有些驚訝…明明,他提議的是讓陳登召集一些徐州名士派的官員,共同商量煽動軍民叛亂!

陳登是徐州名士派的代表人物,故而…這一些官員是可靠的,信得過的。

可…

如今的大堂人頭攢動,密密麻麻,怕是有幾百人,不光有徐州名士派的官員,更有不少丹陽派的武將,甚至…包括大量追隨呂布許久的武人。

竟然…

還包括魏續,這可是呂布的大表兄啊,手握兵權!

下意識的,楊修還以為是事情敗露,魏續率軍來抓捕他們的!

這…

楊修的眼眸一下子凝起,甚至有那麼一瞬間,他想溜…

可陳登一把抓住了他。

「咱們的行動泄露了…」

這一句話脫口,楊修的心情一下子涼了半截,他突然感覺渾身涼颼颼,陸公子的任務還沒有完成,弘農楊氏還沒有復興?他…他怎麼能死在這裏呢?

可…

這氣氛又有點不對呀,應該有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了?

「元龍,這…」

「德祖,你莫怕…」陳登將楊修拉至魏續的身前。

楊修感覺他要尿了…

卻在這時。

魏續恭恭敬敬的朝楊修一拱手。「原來楊公子是龍驍營陸統領派來的,失敬失敬…」

他這麼一拜,整個大堂超過百人,均拱手朝楊修一拜。

儼然…楊修成了此間地位最尊貴的人!

呃…這…

楊修一下子懵了!這是啥情況?

陳登則細細的向他講述起來。

原來…

在曹操勸降過呂布,陳明要被迫水淹下邳之後,整個下邳城一片風聲鶴唳,楊修與陳登就分開行動,楊修憑着此前醫治傷寒,積攢到的民心與名望,動員百姓起事…

這一切格外的順利,眼瞅著,百姓們就要暴亂了。

而陳登則去密切的聯絡信得過的下邳城官員,裏應外合。

哪曾想…

陳登這邊還是走漏了風聲,畢竟呂布曾派魏續密切監視着城中諸官員。

此番密謀反叛,正好被魏續逮了個正著!

可…意外中的意外是,當魏續得知楊修是曹營的人,是龍驍營的人,他當即大喜,祈求陳登將他引薦給楊修!

更是替陳登完成了對大量文武的策反。

如今,整個下邳城,除了張遼、高順等寥寥數人外,誰沒有降曹之心呢?

之前苦於無門,苦於無人引領,現在好了…引路人就在眼前哪!

楊修、陳登的出現無疑成為了他們的指路明燈。

這下,一干人齊齊聚在這陳府,就等著楊修來主持大局。

乖乖的…

楊修哪裏見過這陣仗,第一次,這麼多大官向他行禮,一個個還如此謙卑,這讓一貫高傲的楊修,他的心情竟莫名的緊張了起來。

當然了,楊修多聰明…他哪能不知道?這根本不是他楊修的面子!這分明都是看在陸總長的面子上!

聽完陳登的講述…

「咳咳…」

楊修輕咳一聲,當即眼眸一眯。「諸位將軍,可都做下決定了?」

魏續點了點頭,而他的身側站着的是同為八健將中的侯成、宋憲、成廉等人,算上八健將中死掉的郝萌、曹性。

可以說,如今呂布最器重的八健將,多數已經站在了曹營這邊,只剩下張遼、高順、臧霸三人…

而諷刺的是,除了臧霸手中有一支泰山兵外,張遼與高順的兵權均被呂布交到了大表兄魏續的手裏。

所謂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,更何況是大表兄魏續呢?

與其做水中魚鱉,被洪水淹沒,倒不如…不如降了吧!

魏續都有如此想法,更莫說是被呂布毒打過的侯成,還有那些總是被呂布責罵的部將們了。

什麼樣的主子就會有什麼樣的部將!

呂布逐利,他手下這些部將,哪一個又不是逐利之人呢?

「我等已經決心效忠於曹司空…」

魏續拱手錶態…

眾人也紛紛拱手。「我等決議效忠於曹司空!」

聲音不大,卻是擲地有聲。

呼…

楊修深呼口氣,他的眼眸轉向陳登這邊。「元龍兄,那接下來…」

不等楊修把話講完,魏續的話再度傳出。「規矩我們懂,投身曹營豈能不帶一封『投名狀』呢?聽聞今日呂布的小女病重,呂布守在衙署後堂,我等可伺機偷取他的方天畫戟,盜走他的赤兔馬,再合力將他擒住,如此…開城投降,下邳城與呂布便是我等眾人的『投名狀』!」

好傢夥…

楊修眼睛都直了,敢情…這幾位都已經把之後的路給想好了。

似乎…在他看來最困難、最危險的策反環節,就這麼莫名其妙且輕而易舉的就成功了?

嘶!

楊修是倒吸一口涼氣,他感覺太順利了,出乎意料的順利。

甚至,聰明的他聯想到龍驍營那位傳奇的司馬程昱,一個大膽的想法猛地浮現在腦門,該不會程司馬每一次勸降敵將,都如此輕鬆吧?

楊修連連的眨巴着眼睛。

服了…這次,他對陸總長是徹徹底底的折服了,折服的五體投地!

「那就有勞諸位將軍了!」楊修一拱手…「事成之後,我必定向陸公子,向曹司空陳明諸位將軍的功績,到時候回歸朝廷論功行賞!」

「多謝楊公子!」

又是一輪恭敬的拱手。

楊修感覺…這種感覺好美妙啊,這是他十幾年來…哪怕是作為弘農楊氏的貴公子也從未有過的感覺,這種感覺讓人迷戀,讓人神往啊!

就在這時。

「啪嗒…」

門外一道碎裂的聲音響起。

「有人…」

魏續反應最快當即轉過頭望向門外,門外的乃是一道嬌小的身影,似乎她愣了一下,緊接着快步跑遠…

「追…」魏續當即一揮手,無數武人迅速的拔出佩刀紛紛追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