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的意思是說,那些血黃蜂走了?真的假的?」

「不是。」齊軒朗都已經被熏的翻白眼了,指著旁邊的倒在地上的徐建一說道。

「這傢伙已經被熏的暈過去了,難道還不說明劉先生這個葯,相當厲害嗎?」

我笑着搖了搖頭。

。璇風瓑浼氬啀璇.. 抱歉!…

章節內容獲取超時……

章節內容獲取失敗……

→→→重新轉碼,刷新本頁←←←

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,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。

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,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!

絕望的我不想穿越最新章節、絕望的我不想穿越邊境王、絕望的我不想穿越全文閱讀、絕望的我不想穿越txt下載、絕望的我不想穿越免費閱讀、絕望的我不想穿越邊境王

邊境王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,他的作品包括:從jojo開始的諸天、絕望的我不想穿越、

。再三確認之下,總算是確定了就是那晚的那伙人。

我向黑子傳遞了一個眼神,示意要不然離開吧!雖說這幾人在我眼中什麼都不算,但是總歸說明天就要離開了,況且現在還有劉慧和林瀟然在身邊,打起來也着實有些麻煩。

以黑子的性格,怎麼可能屈服於幾個小混混,但見我這麼說了,也只好作罷!

……

《陰屍帝命》058章又見馬寬 「本來走在凡宅到新選校址的路上和貓小妹他們談笑的凡楊,突然打了一個噴嚏,凡楊感覺有些莫明其妙,他得多少年都沒有打過噴嚏了,今天突然打了一個噴嚏,難道是有人想自己了,可是一般人想自己,也不會這樣的啊!總感覺有些怪啊!」

貓小妹你說是不是有人想我了,為什麼我突然打噴嚏了,我是不可能會感冒的,那就只能說明有人在想我了,你說會不是有姑娘在想我了,是不是有些太早了。

「小主人,為什麼不能是你的家人想你了,比如說你的父母,覺得他們如果想你的話,你一定會感應到的,所以我覺得有可能是他們想你呢!」

你們覺得這種可能性大嗎!他們會想我,別開玩笑了,這個玩笑可不好笑,家裏最不可能想到我的,就只有他們,還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愉快的玩耍呢!

「小主人我覺得,主人他們還是愛你的,只是初次為人父母不太懂得表達,所以你才感受不到他們的愛,也許過一些日子,他們會感想過來的。」

你覺得這可能嗎!我只是意外,如果不是因為意外,我想現在的我都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吧!哎!如果不是鎮守一族需要繼承人,怕是傳到他們這裏,我們這一族都要滅族了。

「乍可能,你不是有叔叔嗎!乍可能到你這就滅族了,他們還是可以結婚生子的,雖然他們有些跳脫。」

他們比我雙親還不靠譜,不是嗎!如果可能的話,我覺得到是那幾個老傢伙的可能性比較大一些,要知道他們如果不想我的話,到我這裏就真的斷根了,還指望我傳宗接代呢!

「嗯!小主人這樣說的話,也沒有錯,老主人他們比較看好你,只是這次你做事太衝動了,不然也不會弄成現在這樣,我想他們不管你,就是想讓你冷靜一下,到時等你年少的衝動磨得差不多了,就將你接回去了,所以才一開始這樣狠心。」

不用他們接,我要回去,自己光明正大的回去,自己有能力就打回去,我要打得那些讓我衝動的人,受到應有的報應,我要讓那些人,天天活在恐懼當中,一生都不得安寧。

「看到凡楊這樣子,貓小妹只能無奈道:好吧!隨小主人高興就好,這事我們不參言,不過話說那個大能怎麼樣了,有鬆動沒有,還有那猴子,可以拿得出手了嗎!」

聽到這事,凡楊一下就泄氣了,說真的他真想弄出一些自己的特色東西出來,可是發現好像不好弄啊!這些東西在這個世界用,好像太高端了一些,他真怕將他們弄出來后,將這個世界給弄崩潰了,如果是這樣的話,怕是身上的怨氣和因果才真的結大了。

凡楊,我們這是要往什麼地方去,還有多久啊!感覺現在都走了好久了,這時萬書恆跑了上來問道。

「別着急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我們選的地方,當然得偏一些,如果選在路邊,和現在這些一般的學校,有什麼區別,我們學校第一道考核就是進學校的路,我不打算修一條進學校的路,要想進入學校,就只能途步從山林里走。」

這樣是不是感覺與眾不同,如果你的學校在深山老林里,會不會特有感覺,他們以後都是修行者,不可能被這些難住的吧!感覺他們每一次進入學校都有不同的體驗,讓他們記憶深刻,我感覺這樣的學校一定會讓人留連忘返。

「聽到這話的人,感覺到以後的學生,一定會為如何進出學校而深惡痛覺的,不過,要做到這些的話,這個難度不太小啊!到時別說是普通人了,就是修行者,想要走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吧!但現在的環境有些不允許啊!這些樹雖然大,但是離深山老林還差得很遠的吧!」

當然差得遠,不但差得遠,這樣的環境,如何能做為第一關,現在的這個樣子的環境,感覺還一點挑戰性都沒有,所以作為入門的第一關,乍可能讓他這樣簡單,你們一會負責裏面的,我先負責外圍的,然後還有幫你們平整地皮。

「凡楊,我覺得我的建築不會破壞這些樹木,所以不用平整,就像你說的,這裏是修行學院,也不是家裏,不用弄得很方便的樣子,只要功能有就成了,別的什麼樣的形勢真的不重要,重要的就是一個自然合協。」

凡楊到聽吳這話后,有些無語,這還真懶,還為自己找借口,作為這裏唯一當過校長的人,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了。

「吳老,隨你喔!不過你只能對你自己的建築負責,別的你不能干涉,說完凡楊對萬書恆說道:萬小哥要不第一關就由你來,想要樹變成我們說的那個樣子,你最合適了,當然如果你有想建的東西,那就由我來。」

算了,還是由你來吧!我弄出來的沒有什麼防禦能力,並且感覺我實力還有些不夠,這裏作為進入學校的第一關,肯定得你來才行,不然到時覺醒生物多了,讓覺醒生物進入學校就不好了。

「好吧!其實你想太多了,要知道不管你怎麼做,我最後都要加固一次的,所以你們在裏面建學校時,也不用擔心會倒,或者說怕別以後的人破壞這種話,真的不用擔心,這些我可以搞定,我保證到時就算你們全力也不能傷到分毫。」

不過就是因為這樣,你們在弄時,要細心一些,到時改不了,可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了,要知道丟的可不是我的人。

「我們知道的,那你先弄,先給我們做一個示範,我們一會也好有樣學樣,有人這樣一說后,大家都附和著大叫,凡楊聽到他們說的,真的有些無語了,這是想看自己第一個出醜嗎!那我今天就用行動告訴你們,你們想太得多了,我這樣實力強大的人,乍可能給你們機會笑我。」

別說笑我的機會了,我會讓你們看都看不懂的,凡楊突然童心大發,想捉弄他們一下,看看他們的表情,於是凡楊鄭重的對着空中,開始畫起一個又一個神秘的圖案起來,如果說一開始他們還能看懂一些,可是隨着時間推移他們發現他們完全看不懂了。

「不知道凡楊這畫的是什麼,但是又感覺高端大氣的樣子,心想一來就這樣高端嗎!這個示範他們有些不想要了啊!」

別人都說打版,大家都可以有樣學樣的弄出來,可是凡楊這個也太難了吧!主要還不是這個,主要的還是他們都看不懂這個是有什麼用處。

「看到他們都傻眼的樣子,凡楊心裏說不出來的暢快,剛才王楊兩家的不快完全消失。」

貓小妹你看懂小主人是在做什麼嗎?為什麼我感覺雖然很複雜,但是好像沒有什麼實質的用處啊!

「小主人應該只是在畫着玩的,你還真當他是畫什麼厲害的東西,不過好像又不是,我現在也有些看不懂,感覺好像小主人在弄小世界,不過不可能啊!以小主人現在的實力,應該還不能構建小世界吧!」

構建小世界,這是不是太高端了一些,不是弄幾個不錯的陣法就可以了嗎!為什麼要構建小世界,要知道這方世界的天道並不太配合小主人的,小主人構建小世界的話,那天道還不得來拆台嗎!

「可是誰在意呢!你在意天道來搗亂嗎!我反正是一點都不擔心,反到是有些怕他不來,這樣的話就有些不好玩了。」

看着吧!要知道這方天道與絕靈空間融合,小主人還是能藉助一下的,但是如果真的構建小世界,還是太免強了。

也許是我們猜錯了呢!

「你們確實猜錯了,你們小主人是在建結界,只是這個結界有些複雜了啊!就算以我的閱力都有些看不懂啊!看來這一代的鎮守,還真是不簡單。」

坎門的器靈,你怎麼不呆在宮宇體內,卻跑來和我們聊起天來了,難道他們不和你說話了嗎!還是覺得他們太無聊了,和你沒有共同語言。

「宮宇覺得我話多,有些煩我,而那兩口子,現在完全不理我,眼裏只有對方,我感覺我就是多餘的,宮家這些不孝子孫,還真是對不起他們先祖啊!都不知道陪我老人家聊聊天,我現在只有聊天打發時間了,有些活久了也是一種罪過啊!早知道就不讓凡楊幫我修複本源了。」

現在也可以讓小主人收回啊!還有我看是你自己話多吧!不過你說小主人在弄結界,不會是這個世界那些小世界的結界吧!如果是這樣的話,有些掉價了啊!

「誰說是這樣的,當然是更高級的,這個看着有些像古老的結界,不過這樣的結界,就算在修行界都不多見,為什麼他會,他真的只有十二歲嗎!」

當然了,小主人是我們看着生的,看着長大的,不是十二歲還能是多大,不過小主人從小就聰明,學什麼東西都快,你相信嗎!小主人修行鎮宇天經就一個晚上就學會了,還入門了,這樣的,鎮守一族其它人你見過沒有。

「好像還真沒有,這還真是個怪胎啊!話說,這些年鎮守一族都落沒了嗎!這樣小的孩子都讓他開始修行,我記得經前鎮守一族的人,十二歲前,都是當普通人來養的,都不會讓他們修行的,可是這一代為什麼這樣早就這樣的修為了。」

有這個規定嗎?為什麼我們到了鎮守一族后,都沒有發現有這樣的規定,好像這幾代都是從小就開始修行了,難道是因為你們消失有關。

「這個到是有可能,因為鎮守一族的人,十二歲后,都會得到八門的洗禮,然後才開始修行,這樣不得修行速度加快,也會打下堅實的基礎,從這點上來看,並不比從小修行的來得慢,並且還能讓他們有一個美好的童年。」

原來還有這樣的事,我說我們看到的都是從小就開始修行的,原來是因為你們天地八門消失而引起的,看來你們天地八門對鎮守一族來說,比想像中要重要得多啊!那為什麼你們消失這樣久,他們都沒有來找你們。

你們加入鎮守一族多少年了。

貓小妹和狗子,想了一下說道:好像沒有多久,只有幾千年,具體的我們也忘記了,雖然我們活了百萬年了,但是加入鎮守一族的時間真的不長。

「百萬年嗎!那你們應該是這幾千年,才成長到現在的地步吧!如果沒有鎮守一族的支持,以你們本體的特質,很容易招來敵人,不可能有現在的修為,如果你們在外面,不可能有現在的修為,早就讓人打死了。」 「前輩,你現在和我說這些有什麼意義呢,如果我說我沒準備好又能如何?難不成你還真的想阻止我解封靈源?數千年前,人族的災難你沒有看到?」

「當初,若是靈源沒有被獸王他們封印,人族的靈力也不至於跟不上戰鬥的消耗,最後無疾而終!」

「如今,我已經解除了一處靈脈,再解除這裏的靈脈封印,人族至少能解除一般的壓制力,那時候戰力必將引來爆髮式的增長!」

聽到這裏,秦鎮點了點頭,「不錯,千年前,人族的確是因為靈力無以為繼才造成的慘敗,但是……今日你若是不能說服我,靈石你可以帶走,但是這封印你還真就不一定能解封的了!」

林天成深吸一口氣,「你……你參與了封印?」

秦鎮不置可否的道,「確卻的說,我才是封印此處靈脈的主導者,從我蘇醒之後,我就一直在禁錮封印,不讓黑麒麟撤掉自己佈置在這的封印!」

「並不是說靈源解封了,人族的實力強大了就是好事!」秦鎮冷聲道,「在封印靈源這一點上,我和異獸是持相同意見的!」

林天成皺了皺眉,沒有急着說話,他知道秦鎮應該是有話要說,秦鎮是人族的,心也是向著人族的,這一點毋庸置疑。

只是,他很好奇,為什麼秦鎮不想人族變強,這其中一定有充分的理由,甚至自己不知道的密辛。

「前輩,難不成……這解封靈源會有什麼影響?所以黑麒麟才故意放我進來大峽谷解封?」

秦鎮長嘆一口氣,「你能想到這一點我很欣慰,沒錯……靈源解除封印,不僅僅是獸王的實力會得到一部分增長,最大的影響還是異獸大軍!到時候天地靈氣會變得充沛。如你所說,人族強大的從來都不是武力,到時候無數的異獸在短時間內就能超越原本同階的修士,你說……到那時候,人族又拿什麼去和異獸抗衡?」

「而我們人族,因為種族天賦的原因,短時間內的提升並不會十分的明顯,到時候雙方交戰……」

「這也是為何黑麒麟願意放你進入此處的原因!他清楚它自己是無法打開我的封印,唯有你……你身上有着護道者的氣質,它料定了我會放你去解封靈源,到時候他就能將那數千年前留在此處的部分實力收回體內!」

聽到這裏,林天成頓時倒吸一口氣,合著黑麒麟之所以放自己進來就是為了借自己的手解封靈源?

難怪那傢伙甚至不惜帶走了大峽谷絕大多數的強大異獸,這是擔心自己沒本事來到這裏,所以提前幫自己掃平了阻礙?

林天成看了一眼秦鎮,如今自己知道的事情多了,顧慮也多了,甚至連是否再解封靈源的信念都不是那麼的堅定了。

「如此一來,你是不是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?你可願意擔負起解封之後的重任?」秦鎮淡淡的道。

林天成淡然一笑,「當然!我在這之前並不知道這其中還隱藏着這樣的密辛,但是……我也有我必須要守護的人,在這一點上,我和獸皇他們就站在了對立面,不論是解封靈源以否,我和它都不可能相安無事,如今……獸王已然復甦,如果我不能短時間強大自己的話,那到時候我可能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!」

「所以,這靈源我是必須要解封的,哪怕屆時獸王實力銳增,那我也有信心鎮壓他們!」

聽到了林天成的回答后,秦鎮突然笑了!「哈哈……有意思,你果然是個很有意思的人,我看好你,你比我有膽氣,說實話……換做是我在知道了這些事情之後都不可能做出如你這般堅定的決定!」

「你很自信,當然……你有這個底氣,你說的不錯,只要你實力強大的足夠快,那麼鎮壓他們也不是不可能的!」

林天成點了點頭,「我的親人需要我的守護,並且……我還有比獸王更強大的敵人存在,如果連他們都能阻止我繼續前進變強,那麼我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了……更何況,我相信,如果有一天真的連我都死了,這八重天的人族還在不在都難說!」

「到那時候,解封不解封的又有什麼區別?強大如我都無法自保,更不要說他們了!」

「你說的不錯!人定勝天!想要保護自己的親人,唯有依靠自己,林天成,你的到來讓我轉換了我的決定!希望你能承擔起守護人族的眾任!」秦鎮說道。

「四大獸王相繼復甦,我相信獸皇也很快就會降臨世間,解釋八重天必將迎來一場比數千年前更加慘烈的戰鬥,那將是一場浩劫!」

「你說的對,就算你不開啟靈源封印,獸王他們也不會停止他們的腳步,到時候弱小的人族根本沒有自保之力,倒不如趁著獸王他們如今頓時間內無法恢復巔峰戰力,人族趁機崛起一波,再不濟也能拚死幾個!以免含恨而終!」

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,不殺光獸王和獸皇,這樣的浩劫只會再次上演!」

「如今大戰已經開啟,誰也無法阻止大戰的到來已經是必然,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。」林天成點點頭,「所以,你現在還覺得解封靈源是多錯誤的事情嗎?」

秦鎮笑了笑嘆了一口氣,「其實……這從一開始就只是對你的一次小小考驗,讓我看清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。」「好消息是,我果然沒看錯你!」

「靈源的封印在我們說話的時候我已經為你開啟,不僅如此,我還知道下一處靈源的位置!」

林天成皺眉問道,「往往到了這個時候都會有條件,你的條件是什麼?」

聞言,秦鎮哈哈大笑起來,「不錯……真有意思,可恨你晚了數千年,不然我真想和你暢飲幾杯!」

「我的要求很簡單!」秦鎮的臉色一正,「幫我殺了黑麒麟!我要它死無全屍!」

林天成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,氣勢就算秦鎮不說,他和黑麒麟也不可能善了! 縣試結束,林毅只給放了兩天休息的時間給學生,不論能否通過,全部繼續學習。

承磊本就喜歡看書,不過他的身體體能無法支撐他端坐著在課堂里學習,所以每日都是在桂花樹下能夠看到課堂的地方曬太陽。

京中來信,鎮南王重傷,讓子浩趕緊回去,書信中,還寫了一些其他的內容,子浩的繼母有意讓子浩回去承爵,而且,若是鎮南王真的退了下來,那麼子浩或許還要替父從軍,適應新的生活。

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,也使得周家想要讓女兒周嬌回來,兩家到底是姻親。

「嬌嬌離家也一年多了,父母在不遠遊,也該回去看看,省得家中長輩惦記。」

穀苗兒看著周夫人寫給自己的信,將信伸到了周嬌面前,周嬌雙手將信接過,眼淚不自覺的掉了下來。

這一年多周嬌成長了許多,不再是那個蜜罐里不知辛酸苦楚的小孩子了。

不得不說,現在多了一個承磊,穀苗兒確實分不出心思照顧周嬌,女孩子一點點長大,很多事情還是母親進行引導會更好,所以對周夫人想要讓女兒回家的意思,穀苗兒是萬分同意的。

「剛好子浩也要回京城,你們同路,一路上有照應,給你們準備了些東西,路上會用到。」

「林嬸嬸,我捨不得您還有白雲子爺爺還有小樂天還有大家。」

雖然大旱艱苦了一些,但是卻也是周嬌過得最自在的,可以無拘無束的出門,可以嘗試自己想要做的所有的事情。

回了京城這樣的日子便再也不可能了,可是她也想念爹娘兄長家人們了,終究自己的家在京城。

沒有帶太多的東西,穀苗兒給子浩拿了一株百年人蔘以防萬一,鎮南王本就是鎮守一方的主帥,這突然重傷,必定軍心不穩。

周嬌離家的時候一路慢慢悠悠的,如今歸家卻一路疾馳。

子浩離開后的第二天就是縣試公布通過考核名單的日子,林毅沒有去,不過卻給學生放了一天的假。

為了緩解小樂天對子浩還有周嬌離開的不舍,穀苗兒決定帶著一家人去海邊玩,反正私塾也放了假了。

「林嬸嬸,我也能去嗎?」

承磊原本以為能在院子里活動就已經是最大的限度的,但是自己才來十多天,聽著林嬸嬸的意思,這個全家包括了自己。

「能去,不過就是不能沾水,戴個帷帽遮風用,在沙灘上走一走還是沒有問題的,若是累了,剛好良生的家就在附近。」

穀苗兒是十分鼓勵孩子曬太陽多活動的,生命在於運動嘛。

反倒是富貴人家那一套嬌養的習性穀苗兒不敢苟同,更何況這個是有科學依據的。

承磊這孩子來了十幾天,靈液的作用確實不小,但是從小貓吃兩口到現在飯量長了一倍,承磊肉眼可見的長肉了,臉色也不像之前那樣蠟黃嘴唇發紫了。

胎中就帶的病,降生之後雖然毒解了,但是腸胃的損壞卻一直沒能修復,有靈液牽引著生機修復,雖然緩慢,但是效果是好的。

沙灘上,良生回家了一趟,承磊站在柔軟的沙子上看著廣闊的大海,腳底的鞋子進了沙,雖然有些硌腳,但是承磊卻不敢將鞋脫下來如同小樂天那樣光著腳丫在沙灘上跑。

羨慕的神情不自覺的流露出來,面前的薄紗防風,外邊看不清楚裡面人的情況,帶著帷帽的承磊卻能夠清楚的看到外邊的風景。